月光绵绵


从夜色中穿过,穿过树叶,再穿过雨。
她在水里通体透明,闪烁着月色,像一只精灵。
游是自由的,浮沉是自由的,焦虑的时间是自由的,她的心是无上自由的。
然后她放弃了地面,像氮醉的潜水者一样深深地沉下去,再也没有出现。
人们说她一直住在海底,守着金银珠贝的耀光,偶尔向上走走,看看海面投下来的光线。
人们说她居无定所,跟着一艘船游,游累了就停下,歇够了就再寻找下一艘船继续跟着。锅炉工水手和船长,最终仍然属于地面,属于地面的人是看不到她的。
人们说她已经耗尽所有的光彩和靓丽,于是选择在鲸鱼的肚子里等待死去。她要和鲸一起完成鲸落,回报海的恩泽。
有时,人们听到她远远的歌唱,恐惧或者思念都被一齐送进胸腔。
但终于没有人记得,或是纪念她。

评论(1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