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光绵绵




今天,八月二十七日。
他突然想对一直不能维修的空调发点什么牢骚。
他摘下已经有些破损的耳机,扶了扶眼镜。探头看指示灯熄灭的空调。
房间里的光线慢慢变暗。
为了省点,不到太阳空虚时,他一定不开灯。
伴着这样的昏暗和剩饭的味道,他突然觉得悲哀。
他倒是生活的一切都相当乐观,但悲伤是无法抑制的。
因为他突然意识到,他从来不曾控诉过任何对象。
没有抱怨,不发牢骚。
他甚至连话也很少开口说。
于是他摘下眼镜,对着空调试着说几句消极的话。
试着指责它如何在炎热的天气里玩忽职守。
一边在脑袋里搜索词汇,一边有两行眼泪从他近视的眼睛里流了出来。

评论

热度(4)